经典纸书  |  文学小说  |  休闲娱乐  |  玄幻魔幻  |  网络小说  |  青春校园  |  精彩小说  |  出版好书  |  文集合集  |  书单推荐
首页 -> 青春

你好,我的小青梅



日期:2015-12-04 20:39:13  作者:舞歇歌沉  关键词:青春电子书,txt下载
本书简介:★***千回百转的爱情持久战——
  技能点满的全能王子PK专业逃跑的落难公主
  到底谁是谁的俘虏?★新好男人有四宝做饭点单随你挑
  电器修理他全包
  家务活全都达标
  连读心术这种高端技能都难不倒!
  ★花火工作室集体拜倒:请问您老还有什么办不到?
  佟左答曰:有,不会和卓溪分手!
  
本书简介:
  佟左念念不忘的少时玩伴卓溪,终于在十年后出现在他的面前,但此时的卓溪已经将与他有关的记忆全部抹去。
  为了让卓溪想起自己,佟左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卓溪相处,终于将卓溪的冷漠化解,然而等待他的却不是前缘再续,而是困难重重。
  来自母亲的阻力,十年前卓溪销声匿迹的原因,以及上一辈之间的爱恨纠葛,每一重都让他们的爱情步履维艰。
  在养母口中得知了“真相”的卓溪终于崩溃,选择了分手来逃避。
  分开的那一年佟左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卓溪,他努力让母亲接受卓溪,努力去了解事实的真相,并且在知道了真相后选择坚定地站在卓溪身边。
  在佟左的帮助下,卓溪终于愿意原谅所有人,放下那些不愉快的过往,和佟左一起走向幸福的未来。
  作者简介:
  作者舞歇歌沉。边塞外生长,大漠中行走,外院里毕业。向往一切温暖细腻的事物,文风颇受影响。曾以《苍凉短,昔年悠长》参加红袖添香华语言情小说大赛,晋级80强。著有作品《你好,我的小青梅》、《苍凉短,昔年悠长》等。
  目录:
  第一章你是不是叫卓溪
  第二章晚安
  第三章能遇见真好
  第四章嫉妒说不出口
  第五章不知不觉爱上你
  第六章因为没资格
  第七章我喜欢,你是纯粹的
  第八章把青梅忘记吧
  第九章我喜欢你
  第十章一件衣服的温度
  第十一章就要分手了吗
  第十二章就这样算了吧
  第十三章依然在一起
  第十四章怎么办怎么办
  第十五章如果这就是地老天荒第一章你是不是叫卓溪
  第二章晚安
  第三章能遇见真好
  第四章嫉妒说不出口
  第五章不知不觉爱上你
  第六章因为没资格
  第七章我喜欢,你是纯粹的
  第八章把青梅忘记吧
  第九章我喜欢你
  第十章一件衣服的温度
  第十一章就要分手了吗
  第十二章就这样算了吧
  第十三章依然在一起
  第十四章怎么办怎么办
  第十五章如果这就是地老天荒
  第十六章就让往事随风
  第十七章离别前要快乐过
  第十八章好久不见,我的小青梅
  番外之亲爱的格桑梅朵
  ★读者暖暖:故事暖中带伤,佟左对卓溪不离不弃的感情很让人心生向往。
  ★读者Nathline:男女主之间的互动暖萌暖萌的,让人笑过之后心里还会回味出一丝甜味。
  ★读者小陶:故事里每个人的性格都很鲜明,但是描写掌握得当,配角们没有喧宾夺主的感觉,很不错!
  第一章 你是不是叫卓溪在白茹的母亲大人韩芳的再三坚持之下,白茹和卓溪终于同意大学第一天由她开车送她们过来,不过与其说是她们两人一起同意,不如说是白茹点头,因为卓溪的意见基本上就是随着白茹,她想怎么样她都陪着。开始白茹说要坐校车,她便做好了准备,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韩阿姨平常都是事事随白茹开心就好,这次却异常坚持开两个小时的车去送她们,且一点不容拒绝。这让卓溪感到非常奇怪,也不免联想起当初阿姨听说她俩报考A大之后的一整个暑假,她都将转学的事挂在嘴上,不分时间和地点,找了机会就和她商量,若不是她也特别坚持,说不定她们今天去的就不是A大了。韩阿姨似乎特别不放心她们,或者确切地说是不放心她——卓溪,去A大念书。于是一路上卓溪都暗暗观察着韩芳,总觉得她有点强颜欢笑的意思,但她平时沉默惯了,就算此时满脑子全是好奇,也不会主动去问。白茹一路上照旧叽叽喳喳,虽说是自己点头同意,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行使反抗权利,有句话说人的身体和心灵必须有一个在路上,而她却觉得,嘴巴和行动必须有一个可以让她满意。“你要是再不闭上你的嘴,我就让溪溪拿胶布给你缠上了!”韩芳本来心里就藏着事,自家女儿的声音更让她觉得周遭乱哄哄一片,当一个急踩刹车才险险避过追尾事故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咬牙切齿地警告。卓溪刚从惊险中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接过从驾驶座飞过来的透明胶,还抽空看了眼已然出现在眼前的A大雄伟的校门。白茹本来还想就追尾事件对自己的母亲大人问候一声,可听见韩芳这样说自己,果断放弃了,并说:“老妖婆你自己开车技术不好赖谁啊,我……”后面的话没能说出口,因为韩芳的手机响了。卓溪良好的视力让她在韩芳拿出手机的时候便看清了来电显示——任兰。她在白家生活了十年,还从未见过或听过家里有叫任兰的朋友。韩芳接电话之前突兀地看了眼卓溪,这才按了接听键。卓溪的心头一跳,刚才那一眼,她的直觉告诉她这通电话可能与她有关,可究竟有什么关系,她不知道,双唇习惯性抿紧,握着透明胶的手无意识地用力,连指尖已经泛白都没注意到。韩芳放下电话后二话不说便将两人扔在A大门口,这让卓溪心中更加不安,她原本还在等着韩芳对她说些什么,然而等来的却是她们俩从车上被赶了下来,车门甫一关上,车子就绝尘而去。她只来得及看清韩芳离开时伸手抚了抚自己的眉头。白茹扇了扇面前的灰,对卓溪愤愤说:“我以后再也不信老妖婆的话了,信誓旦旦说来送咱俩,结果一到这里就把咱俩扔了,以后还能不能好了?”卓溪垂目,努力将那股沉重放在一边,盯着地上四个塞得满满当当的编织袋和两个超大号行李箱说:“别管以后,咱先研究研究现在怎么办吧。”白茹一听脚一软,差点哭晕在行李箱旁:“能怎么办啊,老妖婆欺负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就这些东西她还嫌少呢,要不是我拼死拦着,她能把咱家装来。我看她是早就计划好的,嫌我平时不锻炼,敢情就是在这儿等着我呢!”卓溪嘴唇轻抿,默默地提起四个编织袋,试了一下,着实有点困难。“溪溪,我看咱俩还是叫个车吧,你练的是擒拿,又不是举重!”卓溪举目四望,来往车辆都匆匆忙忙,估计没有一辆是可以为她们停下的,只好先给白茹打预防针:“好像没有车。”白茹看着不管长成什么样都有人帮的姑娘们从她们身边走过,不由仰天长啸:“凭什么啊,咱们姐妹花也算拿得出手的吧?凭什么没人……啊!溪溪小心!”卓溪面对白茹,背对校园,正远眺找车,听见白茹的喊声呆滞了半秒,然后整个人就被人撞得在原地转了一圈儿,一个踉跄眼看就要跌倒在地上,好在一条胳膊及时将她截住,卓溪连忙借力站稳,慌乱中她回过头去。“溪溪!”白茹还保持着双手捂嘴以免自己尖叫的姿势,“你怎么走路不看路啊?”“对不起对不……”男生听到白茹的声音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手臂蓦地收紧,目光灼灼,似是要将怀中人看出个洞来,他眼睛停留在卓溪鼻翼的那颗痣上,声音中透着不敢置信,“你……没事吧?”白茹本想跑过去,可看到了男生那个古怪的表情,她天生好奇心强,几乎是本能地收声并停下脚步。卓溪只看了他一秒钟就赶紧回过头,两人离得实在太近,要不是身高悬殊,刚才脸都该贴一块儿去了。她动了动,想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可对方好像并不想松开她,他手上的茧子磨到她手臂,有点痒痒的。卓溪顾不上那些,心念一动便狠狠踩了后面的人一脚,马上就听到一声闷哼,对方手劲放松,她连忙趁机逃出来。倏然同他面对面,卓溪的大眼睛看着他,双脚几乎被定住一般,一颗心却突突突跳得飞快,她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只能习惯性地赶紧垂目。“溪溪,你……”卓溪猛地反应过来,也终于可以挪动脚步,她转过身,脸上竟带了一抹不自然的绯红,只是她转得着实太快,连身后男生的眼神瞬间几变都没来得及看清楚。白茹轻轻拉起卓溪的手小声问:“你没事吧?”卓溪摇头,突然皱了下眉:“脚有点疼。”说着眼睛斜瞟向后面,也不知道他穿了什么鞋子那么硬。白茹同情地看了眼卓溪的鞋。“卓溪,你没事吧?刚才真是对不起啊!”男生再次道歉,看上去态度还比较诚恳。卓溪惊讶地看向他,男生接收到她的疑惑的目光,笑着解释说:“我听你朋友刚刚这么叫你的。难道你不叫卓溪?”卓溪默默地垂下眼睛,其实她根本没注意到他叫她什么,只是惊讶于他整个人所给她的感觉,心里的某一处好像突然被敞开,记忆深处的声音直击脑海——“笔要这样握着。对,很好,然后你再照着我写的描一遍,先来第一个字,卓……然后第二个,溪,溪字有点难,我再分解着写给你看啊……”好熟悉……卓溪没站稳趔趄了一下,然后她就听见白茹说:“一句对不起就完了?”男生刚要说话,后面突然有个人喊:“佟左,你快点行吗,大家都等你呢!”卓溪闻声抬头看向他,佟左被她看得心头一跳,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然而对方姑娘却只表露了那么两秒钟的异常,就恢复了平静。他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她有话要说,心中刚燃起的希望的火苗噗一下就灭了。这姑娘太没良心,早把他给忘了,亏他还一直都记得。佟左心中不免惆怅,但能够再次遇上她,他心里是说不出的开心。三人中只有白茹的目光被引过去,心说这人怎么长得跟个猴儿似的。柳长安连蹦带跳几步来到他们面前,恰好挡在卓溪与佟左之间。“掌柜的你快点行吗?大家的时间都宝贵着呢!就你最能拖了。”说完又回头发挥他风流少爷的特性对卓溪招手,“嗨,美女!”话一出口他便感觉到了旁边人对他独有的眼神。不过他是谁,在美女面前从来不丢份,咬牙硬挺也得挺过去,事后被怎么修理都成,不过佟左今天的反应是不是过了?柳长安心说这姑娘谁啊?他不就打了个招呼,也没把人怎么着啊?白茹一看“肇事者”要走,赶紧一个箭步窜到佟左面前抓住他胳膊就不放了。“不行!你不能走,你把人家撞成这样连个说法都没有,还说走就走,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佟左是吧?溪溪你把他名字记住了,对,再照张照片,回头咱写张状纸当传单发,非得让整个A大都知道不可。”站在一旁的卓溪听了,默默地掏出手机。柳长安双目圆瞪,不敢置信地看着准备拍照的人,她还真照啊?佟左无语地看了看矮他一大截的姑娘,完全不顾一脸惊愕的柳长安,笑得一脸灿烂地问卓溪:“那你想怎么办?”卓溪扯扯嘴角,指着地上的东西淡定地说:“提行李吧。”“顺便帮我们办下入学手续。”白茹对柳长安说,然后放开佟左,回身时调皮地冲卓溪比了个剪刀手。“这样就行了?”卓溪和白茹对视一眼,然后郑重点头。佟左问卓溪:“哪些是你的?”卓溪指了指。于是佟左把一个编织袋放到拉杆箱的杆上拖着,再拎起另一个:“走吧。”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前走,柳长安在旁边叫了好几声掌柜的,最后急了说佟左你大爷的,佟左好像完全没听见一样。卓溪眨了眨眼睛顿了两秒钟,随即跟上。柳长安此时的嘴里可以放下两个鸡蛋,当然白茹是没有鸡蛋的,她有的是拳头。“看什么呢?提行李啊!”柳长安此时才发现他旁边竟然还站着个姑娘,刚才他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卓溪身上,完全没注意到她,此时才后知后觉地记起,哦,也不是完全没注意到,她刚才说话了,但是他还没来得及看。这一看之下,柳长安心里顿时痒痒的,忍不住想逗一逗她,于是眨巴两下眼睛说:“这是哪个小学的小妹妹啊?是和刚才那位姐姐一起来的吗?来A大串门啊?”说着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几岁了?有没有男朋友?”白茹的刘海被他压得盖住眼睛,她僵硬地挺着,扭曲了脸对他说:“你缺心眼儿吧?”“咦,小矮人怎么骂人呢?”柳长安嘴角噙笑。白茹悄悄踮起脚尖,咬牙一字一顿地说:“我是来报到的!”“噗——”柳长安满脸不相信,弯下腰两臂撑着膝盖,笑得很是欠揍,像是自言自语,又讲得很大声,“是我太孤陋寡闻了吗?现在还有姑娘都上大学了还没发育好呢,跟小学生似的……啊——”柳长安嗷的一声惨叫划破长空,引得来往师生纷纷停下脚步,然后便是一脸惋惜地摇摇头,长得挺好看,没想到却是个登徒子……“怎么样?发育得好不好啊?”白茹掸掉裤腿上的灰,磨着牙问。柳长安怎么说也是万花丛中过的人,那么重要的东西,他怎么能让人随便踢到,只不过是夸张一下,逗逗小姑娘罢了。“个子不高脾气挺大,小姑娘你这样太不讨喜了,我得教教你怎么和人相处。”白茹闭上眼睛深呼吸,她得克制,现在是有求于人。“你先帮我把行李拿上,我要去报到。”“你先让我教,然后我再给你拿。”白茹觉得她一定得忍,但是有时候忍字上面那把刀刺得太狠,让她真的忍无可忍,突地大喝一声:“呀——”白茹挥舞着拳头就往对面有意弓身的人脸上揍去,这张脸上的笑真是气得人牙痒痒,她想把他打哭很久了。柳长安低低唔了一声,连忙立起身子躲开,白茹一击不成再来一拳,不料对方手长脚长,她还没打到就反被抓住了胳膊,卸去了所有力道。只听见他调笑地说:“小矮人,刚才我是没有防备,让你那么容易就得手,现在你要想打到我可就难喽。啧啧,回家再练个两年三年,不,十年八年的,兴许在我没防备的时候,你能勉强打到我。”白茹牙齿都快咬碎了。“死丹凤眼,泼皮!无赖!”白茹拼命挣扎,双脚几乎离地,“呀呀,你放开我!”柳长安笑得嘴快咧到耳朵根儿了,观赏够了小姑娘的窘态,他放松手劲,但却不让她解脱,他问她:“小矮人,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放开你。”“你!”白茹奓毛了,手脚并用,拳打脚踢,“要你管!”柳长安为防自己受伤,连忙放手,对方因使力过大而导致有些踉跄,他还好心地扶了一把。“摔倒了怎么办?本来就小得跟个球儿似的,往地上一摔还不得弹起来啊!”白茹气运丹田,大吼一声:“你给我滚——”一时间整个校园中回荡起男生欢快的笑声和一只母狮子发威的怒吼声,连早就走远了的卓溪和佟左都听得一清二楚。卓溪有点替那个男生担心,对佟左说:“你把你朋友叫过来吧,我朋友脾气不好。”佟左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那边的情况,回过头来颇放心地说:“没事,我朋友也不是吃素的。”卓溪听后稍微放心。“你是哪个系的?”他们两个一直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佟左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得赶紧进入正题。“英语。”卓溪低着头,声音平平淡淡的,听不出一点情绪来。佟左哦了一声,然后两人又开始沉默。佟左等了半天,觉得真的等不到对方问他院系了,才主动说:“我商贸的,大三。”卓溪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地回答:“哦。”佟左的呼吸滞了一下,心说果真女大十八变,这丫头小时候多活泼一人啊,现在说话居然只用一个字就把他打发了。“对了,我叫佟左。”他特意把自己的名字咬得非常清楚。卓溪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我知道。”而且她还为知道他的名字而内心莫名惊喜了一下。佟左挑眉,难道她想起来了?“刚才那人不是叫你佟左了吗?”卓溪这么一说,他的双眉瞬间耷拉下来。卓溪刚要说自己的名字,又一想好像他已经知道了,再一想他是不应该知道的,因为白茹从来不会直接叫她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佟左的心扑通扑通跳,心说姑娘还不算太严重,他还以为她不会说长句子呢。“我听你朋友叫的啊!”卓溪抿抿唇说:“我朋友不会那么叫我。”佟左傻眼,怎么办,要露馅了!佟左有一个毛病,即只要一紧张,眼睛就会四处看,且注意力高度集中,周围有什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突地他眼睛一亮,指着手中提着的编织袋子说:“这儿,这儿不是写着‘卓溪’吗,我就在这儿看的。”卓溪低头,哦对,昨天晚上韩阿姨为了方便区分,特意在编织袋上贴上了她们的名字。卓溪抬头,望见这个叫佟左的人的真诚笑容,他的理由……还说得过去,也没什么必要太较真。卓溪看到英语系报到的指示牌,正打算往那边走时,佟左却将她拦住拐到另一条路上,并解释说:“那边在修路,我们走这边。”然后无视走在那条路上纷纷回头的同学们,淡定地转换方向,“他们都不知道,你看着吧,一会儿他们都得返回来走这边。”卓溪怪异地看了看他,又偏头看了眼很多人都在走的近路,再转回来对上佟左的眼睛,最后只是抿抿唇,默默地跟着佟左走。通往英语系的路有很多,佟左带她走的是最远的一条。“A大挺大的,容易迷路,为了避免这个问题,我先给你简单说一下。当然,我不介意你迷路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一定义不容辞地赶来带路。”佟左怕卓溪继续纠结刚才的名字问题,赶紧换了个话题,而说到最后竟笑了起来。卓溪抬头,眨了两下眼睛说:“我不是路痴,不会迷路。”佟左的笑僵了一下,不过还好,对方虽很不买他的面子,但好在还愿意听他说话、跟他走,这是好现象。其实他还想问问她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的事儿,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算了,既然不记得他了,再提起就显得刻意了。他们分开十多年后都能重逢,那么关于记忆这件小事就不值一提。“即便如此,我也得告诉你,这是为了以防万一,”佟左说,“毕竟我比你熟悉这里。对了,我们互相把电话号码留一下吧,这样以后我帮你也能方便点。”卓溪步子一停,目光低垂。对于佟左的提议,她沉默,不拒绝,也不说同意。为什么要留电话?她并不觉得以后会需要他的帮助。佟左话一出口就发觉自己心太急了些,他这样说的目的可就太明显了,卓溪这么一沉默,他更是心虚不已,可话已出口,不给个说法就真的进行不下去了,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正色说:“不是,我是说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你,以后有问题随时找我。”卓溪听后抬头又低下,向右转,安静地继续往前走。背对着佟左,她嘴角有些微的上扬,如果有面镜子在前面,她一定会非常惊讶——对这个陌生人,她竟也会露出笑容。佟左紧赶两步追上去,开始很认真地介绍A大的人文地理,并根据需要重点讲了英语系和商贸。英语系共分为三栋楼,楼与楼之间的距离差不多十分钟的自行车程,非常远。每栋楼都有自己的优势,英语系二号楼有一个优点是离一号食堂很近。A大最便利、最集中的地方是商贸系,处于A大中央位置,离哪里都很近,学生会也设在那里,学校里基本上所有最新消息都发布在此楼前的布告栏上,各种大型活动也都在这里举行。卓溪只是想了解了解自己学习的地方,并不包括跟她没什么交集的商贸系……算了,他爱说就说吧。 “对了,我也在学生会,你以后要是想看什么节目,直接找我,我给你留贵宾席。”卓溪问:“这是学生会的特权?”当然不是!佟左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问卓溪:“是不是觉得学生会权力大,想进来了?”卓溪摇头。佟左锲而不舍:“那你为什么这么问?”卓溪想了想说:“天太热,你说了一路口干舌燥,我想让你缓缓。”佟左说:“……想不到同学你还挺贴心的。”卓溪避过佟左的视线,偷着扯扯嘴角。佟左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发现自己找到了一个更好的话题,于是他说:“那你对学生会的看法呢?路这么长,咱们说说呗?”卓溪很认真地将眼前的男孩看了看。她不知道所谓的人格魅力是什么,也从没想过要怎样同一个陌生人相处,怎么说话,要用什么样的表情,她都不知道。可是一路上有这个叫佟左的男生陪着,那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竟然逐渐缓解,好像他们认识了很多年,彼此非常了解。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卓溪很想要个答案,更奇怪的是,那种想要知道的心情是从未出现过的雀跃。“这么难回答啊?”佟左等了半天没等到回音,脸在卓溪面前放大,“真的很难吗?”卓溪回神,下意识说了句“不是”,然后愣了一下,拉开两人的距离,她说:“以前听说A大学生会的人很难接近,职务越高,人越难交流。”佟左立马提高音量:“谁?谁说的?”卓溪说:“听说的。”“……”佟左望了望天,“话说要证明一种事物的好坏,非得亲身体验才行,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学生会?我们马上就招新了。”卓溪摇摇头说:“没有。”佟左问:“为什么?”卓溪想了想没有说话,慢慢向前走。 “那你不好奇A大学生会内部是怎么运作的吗?”佟左追问。卓溪摇头。佟左又问:“你就不想知道A大学生会主席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吗?”卓溪再次摇头。佟左不再问了,他预感再说下去姑娘一定会翻脸。性子再急的人肯定也会遇上能克制他的人,佟左觉得他已经遇到了,如此有耐心的自己,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这边卓溪已经快到地方了,那边白茹却还站在原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不让我教你,也不肯告诉我你的名字,要想让我帮你,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公平一点,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说你的名字,然后我帮你拿东西,好不好?”柳长安觉得自己已经做出最大的让步了。“不好。”白茹一直瞪着他。“我叫柳长安,你呢?”白茹不说话,柳长安气定神闲,忽地诡异一笑说:“你不说也不打紧,反正名单在墙上贴着,而且来日方长,大不了我挨个班级查,我就不信你还能把名字藏起来。”白茹倒吸一口凉气,恶狠狠地说:“白茹!”然后头也不回地大踏步朝前走。达到目的的柳长安得意地风骚一笑,拖着行李箱和编织袋子快步追上去,边追还边不怕死地嚷嚷:“白茹就白茹嘛,名字又没惹到你,至于说得这么咬牙切齿吗?”“滚!”白茹狂暴地吼出一声。柳长安在后面笑得更加欢快。 英语系终于到了,卓溪心中松了口气,抬眼确定了下位置,然后偏过头,想对佟左说声谢谢。“A大报到的流程挺麻烦的,还是我带你过去吧。”佟左抢在卓溪开口前说。卓溪眨眨眼睛,语气有些无奈地回了一句“好吧”。交了各种费用,又办理了公寓入住手续,帮着卓溪把东西抬进宿舍,佟左周到的服务让所有围观同学暗暗咋舌,这不是传说中的学生会主席吗?这不是任何美女都不能近身的佟少吗?这不是……这姑娘是谁啊,怎么能让少爷折腰且还折得如此心甘情愿呢?卓溪向来两耳不闻窗外事,对周围的变化虽有感觉,但并不愿理会。佟左就不一样了,一边在卓溪这儿察言观色,一边还得防止同学围观得太明显。报到基本上可以告一段落了,然而佟左可不想这么快就结束,办入住手续的时候他就开始琢磨,等把行李搬进去后终于琢磨出来。“我带你去看看英语系的教学楼吧。”“……”卓溪默默喝了口水,“不用。”“英语系老师我都熟,我带你过去见一下辅导员,顺便我也过去打声招呼。”佟左无视卓溪的推拒,不由分说,“走吧,反正早晚也要见的,我带你过去还节省时间。你不会要拒绝我吧?我这么好,你怎么忍心?”卓溪:“……”因为身边有个人工导航仪佟左,所以很快就打听出辅导员的所在地。他领着她大踏步地过去,熟稔地和辅导员打招呼:“哈喽,领导!”教室里已经有好些新生,佟左的外形和长相都很不错,笑起来很好看,所以这样的人一进去,里面的嗡嗡声立马停止,几乎每个人都在猜测,这是谁?也是新生吗?辅导员姓云,以前佟左选修过她的课,他们进去的时候,她正在认识新同学。“你干什么来了?”佟左让开一点把卓溪露出来说:“报告领导,我捡到一名你丢失的队员。”云老师看了卓溪一眼说:“我说怎么少了一个报到的同学,原来是被你给捡走了。”佟左呵呵地笑,回头跟卓溪小声说了句“我在外面等着”,然后跟老师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卓溪微微俯身为自己的迟到道歉,云老师看了卓溪一眼,笑了,对她说:“你坐中间那个空座上吧。”班里同学的目光一直随着卓溪的身影走,直到她坐下才渐渐收回视线,不少人心中都在想,她长得可真好看,个子好高,和刚才的那个男生站在一起看着好搭。云老师拍手引起大家注意:“好了,这回人差不多到齐了,我先点下名。”卓溪从不会被身边的一些不相干的情绪所打扰,无论恶意还是善意,一个班级里总有那么几个人看谁都不顺眼,卓溪向来秉持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为免有人犯我,我必先敬而远之。云老师在上面挨个点名,卓溪的同桌便趁机和她聊起天来。“嗨,我叫颜妍,你叫什么?”卓溪慢慢转头看了叫颜妍的一眼,动了动嘴唇,什么也没说就将头又转了回去。颜妍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刚想再问,这时老师在上面点了“卓溪”,而后就见坐在身边的人起身答了一声“到”,她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说:“不就是叫卓溪吗,跟什么秘密似的,跩个什么劲儿啊!”卓溪隐约听到一些,她抿抿唇,不去在意。这样的人她见过许多,不必放在眼里。卓溪坐下,颜妍继续跟她套近乎。“原来你叫卓溪啊,那你就说嘛,搞得跟秘密似的。”卓溪依旧低垂着目光,心里想着不知道白茹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班级,同桌是男生还是女生。颜妍面上有些生气,还从没有人这么无视过她。“我高中在四中,你呢?”颜妍心想着再问一个问题,如果还不说话,那她就……“一中。”卓溪声音很低,语气跟白开水一样没味。“哇,重点啊!据说那里面可全是学霸啊!”卓溪垂下眼帘,回了句“还行吧”,心里却在想,能上A大的人都是各个学校的尖子生吧,眼前的这个颜妍,未免太夸张了。“谦虚啊你……”“好了,今天班级这边没事了,大家回去以后的任务是打扫宿舍,明天早上八点准时开始军训,谁还有不明白的地方现在问我,没有问题的就回去吧。”颜妍的话被老师给截住,并且让她再也无法进行这个话题。老师话音一落卓溪就站起来,颜妍不知道又说了什么,卓溪没有仔细听,大致是这么一句话:“什么人呢!”颜妍给卓溪的印象本来就不好,加上她觉得和她没有说话的必要,所以颜妍也就被无视了个彻底。佟左尽职尽责地等在外面,看见卓溪出来连忙过去,接过她的包,饶有兴趣地问:“怎么样?”卓溪疑惑地望了望他。佟左解释:“新环境还适应吗?”卓溪点点头。佟左说:“你这样可不像能适应。”卓溪抬眼。佟左说:“你一句话都不说,给我的感觉就是在生气,什么都不想说。”卓溪抿抿唇说:“适应的。”佟左乐了,对她说:“要是我不说你的话,你是不是打算一直都不说话,就光点头或者摇头?”卓溪说:“是。”补充说,“点头和摇头就能表达了。”佟左摇头说:“我可不觉得,一个人要表达喜怒哀乐,面部表情很重要,语言表达更是必需品,不然谁会知道你高兴还是生气。我觉得没有几个人会主动来问你不说话是不是在生气。”卓溪低头抠手指,不知道在想什么。佟左静了静,问她:“卓溪,你是不是在生气?”卓溪闻声连忙对他摇头,却一下子撞进对方含笑的眼中。她愣住,突然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感动,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低下头,轻声说:“没……没有,我没有生气。”佟左咧开嘴笑了。回去的路变得很短,卓溪觉得好像他们还没怎么走就到了该分开的地段。他们停在宿舍楼前,卓溪说:“今天谢谢你。”佟左说:“为人民服务。”卓溪转身走了,唇角随着步子一点一点地上扬。“卓溪!”佟左在后面喊。卓溪停下回身。佟左做出打电话的姿势说:“有解决不了的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我把电话号码夹在你包包最外面的口袋里了!”卓溪看了眼手里的包包,又抬头看了看佟左,没有点头,也没有说话,只是慢慢转过身走了。对于没有把握的事,她从来不做出承诺,哪怕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小事,在她没有完全确定的情况下,也不会给出任何肯定或否定的回答。直到卓溪的背影看不见了,佟左才转身离开,忽然想到什么,一拍脑袋,赶紧拿出电话打给苏琳琳:“通知全体成员,下午五点五楼开会。”会议本来早该开的,却因为佟左碰见卓溪而被推迟,不过好在终于赶在晚饭之前把会开起来。



作品提示:《你好,我的小青梅》的作者是舞歇歌沉,作品行文流畅,内容丰富,读完使人受益匪浅,若您喜欢本书,在阅读电子书的同时,记得购买纸质图书,以示对作者舞歇歌沉的支持。